情感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天地 >

温暖的记忆

时间:2015-10-17        阅读:

        儿时离我已经很远了,爷爷在世时的温暧与慈祥,今天如碧水般的清澈,在心潮翻滚而来,写这篇文除了怀念还是怀念!
 
        爷爷离开十六年了,忆起儿时,爷爷的身影在脑海里缱绻而来,一次次情不自禁缅怀这份亲情的温馨。那历经苍海的面容刻着岁月的艰辛,深邃的眼神含露着慈爱的目光,爷爷离世时我不在家,作为子孙没能在他身边,送他一世人生最后一程,心里一直有亏欠。
 
        爷爷从小命运多舛,历经荆棘坎坷,年幼时丧父,两个哥哥英年早逝,不到十岁给地主家放牛,解决饥饿之灾,二十多岁时学会理发,在我们老家理发叫作“剃头”。
 
        在大人们眼里爷爷的脾气点古怪,一生气嘴爱唠叨,个性有点偏执。然而对家庭倾其了一生的辛劳,外在看来有些纳闷,但温厚与慈祥缄默在他心灵的深处……
 
        我们村很大,居住分散,不是集中在一起,按姓氏一个湾,各在一片,如果你要走遍每一个湾,也有十几里路。
 
        起初爷爷身体还算硬朗,耕田犁地、栽秧打谷、稻场推草垛、挑担子、扛谷袋、背水车、缠草绳等农活样样倾心全力。家里几分田地,春备生产,夏天栽秧,秋天收谷,冬种油菜,耕田犁地全靠爷爷一个人,那时父亲还不会做这份农活。一到夏天正是最农忙的季节,家家户户都种两季水稻,在我们老家叫“双抢”。
 
        记得有一次,爷爷把收在田埂上的谷草挑到稻场,谷田离稻场很远,哪一担谷草也有一百几十斤,还未走到稻场、爷爷的肩膀支撑不住,幸好不远处的年轻人接了过去,这样的重体力活爷爷当然不如年轻人,为了一家人安稳的生活,却咬牙坚持着。
 
        当“双抢”忙完了,金黄的谷穗打成谷粒,白天铺晒在稻场上,天黑前推得像一座黄灿灿的谷山,防下雨又用薄膜盖起来。爷爷在草垛旁顺势搭了一个简陋的绷子,晚上睡在绷子里守谷,有几次我与爷爷作伴,睡在半夜里,旁边一嗒一嗒的声音,惊醒了我的梦香,迷迷糊糊中,我看到外面一个拘着背的身影,手上拿着扬谷铲,有节凑地把谷子抛在半空中,落在另一端,原来是爷爷趁夜间凉快,一阵阵吹来的夜风,给谷子除尘吹干。此时一个六旬多的老人,白天穿梭在田间地头,深更半夜孤影在打谷场忙碌着,心系一家人的生活之忧,爱护着丰收的果实。本是颐养天年,为家庭,为子孙,忘却了苦与累,奉献着伟大而无声的慈爱!
 
        我的故乡是丘陵地带,夏天常干旱,梅雨季节又有水灾,农田遇到天灾,爷爷心急如婪。酷热干旱时,爷爷颈上搭着一条湿毛巾,擦着汗水,用古老的水车给秧田抽水,暴雨天气时,谷田一淹水,常常是不分昼夜,在雨中背着铁锹奔忙在田野上。特别是夜间有时下着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一个老人,打着手电筒,穿着雨衣雨鞋,漆黑的夜色中,迎着风雨中走在田野上,给谷田泄水减灾。这是多么的淳朴憨厚的庄稼人本色,为了家庭的幸福毫不顾已,一个多么辛勤慈祥的老人啊!
 
        后来记不清是哪一年,爷爷一大早起来,突然变得糊涂不醒事,家里请来了一位常在村里看病的医生,经过诊断爷爷患上老中风。看着躺在床上的爷爷怪可怜的,那时的我虽是一个孩子,但看到平日身体好好的爷爷,一下子病倒在床上,心里也感到伤愁之痛。亲朋好友,邻里乡亲到家里来看望爷爷,很快爷爷大脑慢慢清醒了,此时病卧在床上的爷爷,还想着庄稼地的长势如何,那一片土地似乎根植在他的心田!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治疗,渐渐康复,只是身体大大不如以前,医生告诫再也不能下地耕田,做哪么重力负累的事。
 
        在家庭遭遇突如其来的劫难之下,父亲开始学着赶牛耕田,爷爷走到田埂上担忧的叮咛着,看着父亲耕田,关心着田地的播种。可父亲干这活儿哪有爷爷轻车熟路,左手持半人高的耕犁刀,右手牵绳挥鞭,走在牛尾耕驾自如。爷爷焦急农田菜地的栽种与收成,因为农作物错过了时间季节,田地也就荒芜无收成了,这可是一家七口人的生活根源。那时农民还要按国家政策,依照人头交粮完税、也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虽不能做那样重体力的农活,但爷爷仍然尽其身心、帮着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爷爷自从学会理发,从不间断给村里人服务,常常是待家里的事忙完后,提着一个理发箱走村窜户。还有很多人找到家里来,可谓络泽不绝,爷爷热情和蔼,有求必应。在集市上理发价格一元多,而爷爷直收二角钱,每次还要先用暧瓶备好热水,头发剃完了,再洗头刮胡须,耐心细致地梳剪修头。来理发的村里人很喜欢与爷爷拉家常絮语,常常是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尽兴时,发也理完了,爷爷在村里理发有口皆碑。直到七十多的高龄、精力衰弱吃不消,才休手放下相伴他几十年的理发箱。
 
        爷爷喜欢看戏剧,那时乡下,常有从城里来的戏剧团在集镇上演出,集镇上有一个很大的露天电影院,每蓬唱戏演出、便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热门话题,如快乐的喜讯传遍了周围的乡村。看演出的人们把小小的集镇聚集得人声沸腾,呈现出一片欢乐的景像,从各个村赶来看戏剧的人如潮水般的涌来。还有许多我们这样的小孩子,看不懂戏,也兴奋的跟大人们来凑热闹。爷爷每次看完戏剧,神情愉悦,津津乐道的与人谈论戏剧的精采。
 
        赶集,是乡下最繁华,最有特色的乡土文化,我们哪里每天赶早集,一条长长巷子里,地面两侧就是菜滩,摆得满满的,攒动的人群挤得人山人海。大人们早上天一亮就赶到集市上买菜购物,爷爷有起早床的习惯,三天两头爱到集市上去溜达一下,常买他爱吃的豆腐粑回来炒大蒜。
 
        我参军入伍了到部队临走时,爷爷满脸的慈祥与疼爱,当时的我似乎是懵懵懂懂,看着他沟壑横竖的面孔露出离别的伤愁,温情的眼神里噙着不舍的泪水,说我这一走,怕他最也看不到我,印象中从未流过泪的爷爷,控制不住的泪珠,从那苍老慈祥的面孔滑落直下,抽泣的哭了起来……
 
        我从部队探亲回家时,爷爷不知多么的高兴,慈爱深情的话语嘘寒问暖,连他自已都舍不得用一点的钱,给了我一百元。恍然间拿出这么多钱塞在我手,瞬间心潮掀起感动的波涛激入肠骨。这一百元是爷爷理发的微薄之蓄,给我却是厚重无价的亲情与馨暧,凝固在岁月中记忆犹新。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今思念的离殇在心头袅绕,最遗憾的是我在部队还未退役,爷爷就逝世了,没能见他最后一眼,送他最后一程,一直是我心里的愧疚!
 
        岁月沉香,流年储暧,梦里梦外往事一幕幕,历历在心头,眸子里携永着曾经的爷爷,像昨天,与儿时!

上一篇:不会消失的祷告

下一篇:思念在雨夜里放逐

您可能感兴趣的:

  • 1
  • 2
  • 3
  • 4

提供文章美文,经典日志文章,日记随笔,美文故事,诗歌散文在线阅读欣赏!

Copyright © 2013-2015.美文阅读网 www.meiwen520.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美文阅读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沪ICP备150144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