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天地 >

那树,那人

时间:2015-11-16        阅读:

        雾,常常笼罩着小镇,仿佛给小镇穿上了一件秀美飘逸的轻纱。透过这雾,参差的房屋若隐若现,正因朦朦胧胧,小镇被称作了——勐满。
 
        这也是一个雾蒙蒙的早晨,裹着厚厚的毛衣期待阳光来驱走寒冷。中午十分,阳光带着不同以往的温暖呈现在了空中。我漫无目的地游走着,不知不觉又走到了上小学时常走的那条街道,看见两旁郁郁葱葱的椰蓉树,走着走着,我走进了回忆里。让我想起了那棵我再也寻找不到的大象树。所谓大象树,至今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只是它那庞大的枝干弯曲而成了大象鼻子的形状,因此,我们都叫它“大象树”。
 
        小镇不大,上小学时,我因有着一头卷发常常被街道旁开店的妇女们叫做“小卷毛”或有的叫“洋娃娃”,性格却不像个洋娃娃般娇气,而是一个经常和小伙伴们上树的人,那棵大象树成了我们的童年。
 
        大象树的躯干非常的粗大,我们经常从背后爬上象鼻子上大叫,不时摇动两下树枝,树叶便落了一地,甚至落得树下那老头满头都是。从那些妇女的闲聊中得知,那胡子拉沙的老头是外乡人,到这多年了,就干点活计勉强度日。活计也就是补鞋子,每天见他熟练的拉着手中的长线,补着鞋子,饿的时候就啃个馒头,那双粗糙的手捧着个馒头,像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什么宝贝。但无伦多么艰苦,他也从不乞讨。而那些妇女却常常因无聊来打趣他,说“你多大年纪了?”那人说“近60了。”那些妇女又继续问“你怎么总是一个人,没有老婆孩子吗?”那人底下头,皱了皱眉小声说了句“没有”。那些妇女相望着哈哈大笑起来“也是,就你这么邋遢,谁想要你。”便哈哈大笑的离去。那老头微微一笑,继续手中未停过的活,四周又恢复了宁静。
 
        有时,几个妇女也会找老头补鞋子,老头倒也很乐意,尽管经常遭妇女们的打趣。几分钟的时间,鞋子又完好如新了,她们提起鞋子,装模作样的问起了价钱。特别是那个经常穿着花裙,带着黑色发夹的妇女,听到老头说了句“不用了”就迅速的把钱放回包里,丢了就谢谢就扬长而去了。老头的宽容反复内心住着一片海,宁静而又广阔。
 
        一天,我们正在树上玩得起劲,一个同伴叫了起来“快看,那人不动了”我们一同低头看去,只见靠着树根的老头一动也不动。心想那人怎么了,生病了?还是去天堂了?最终,在好奇心的怂恿下,我们蹑手蹑脚的来到了老人的身旁,听见从他鼻间发出的微微的鼾声,我们顿时松了口气仔细打量起了他。只见他那被浓密的胡子掩盖的嘴角微微一动,停在胡子上的苍蝇就焦急的飞到了几里之外。我们都看的哈哈大笑起来,泛起了孩子的天性,用扫帚的须须去挠那老头的鼻子,他翻动了两下继续睡,几个小伙伴又继续挠,直到一声喷嚏声自己把自己惊醒了。四周一看,只见不擅长跑步的我正在逃走,一声叫住了我,我百般无奈下一脸愧疚的走到了他面前等待他的惩罚,他却伸了个懒腰后掏了掏破烂的口袋变出了几颗糖来,放在手掌心里递给我,之后呵呵的笑了起来,我看着他那笑得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刚才的愧疚早已乘着他的宽容飞向了远方。
 
        直到一天午后,我们又汇聚在了大象树下,只见一片狼藉。没一会儿,不远处开来了缓缓前进的挖机,一转眼的功夫,大象树就被挖了个底朝天。后来才知道,前一天夜晚的雷阵雨把大象树的鼻子劈断了横在马路中央,人们担心还会有危险就找人把它挖走了。在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那老头,想到这里,脑海中忽然闪过那个伴着夕阳挑着担子走向路尽头的孤独的背影,不经有些心酸。只是没随那背影离去的宽容却早已在我的心中根深蒂固。
 
        童年那场惺忪未醒的梦也在这倒下的大象树和那离去的背影中流逝,并开出了洁白的成长之花。

上一篇:晚秋情缘

下一篇:奋斗书写无悔青春

您可能感兴趣的:

  • 1
  • 2
  • 3
  • 4

提供文章美文,经典日志文章,日记随笔,美文故事,诗歌散文在线阅读欣赏!

Copyright © 2013-2015.美文阅读网 www.meiwen520.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美文阅读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沪ICP备150144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