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天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天地 >

那一年的雨和那些往事

时间:2015-04-14        阅读:

        连年干旱,雨水少了,我更加怀念童年里那一年的雨和那些往事。
 
        我的童年有一半是在山区度过的,家在水库外的一个小山包上,单门独户。小山包下面是一条从水库里流淌出来的河,沿着陡坡蜿蜒的山路走一段便有一道水渠;再沿着水渠走一段,顺着坡路往下就到了河边。河上,有一座水泥板搭的桥。走过水泥桥,爬上一个十多米高的陡坡,有一排红砖砌的瓦房。那里是小学,是山里最好的建筑,父亲在里面教书。母亲说,大哥和二哥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背着他们去上课,后来政策不准老师背着孩子上课,父亲就把我和弟弟放在教室的角落里。至今,我还依稀存着在教室里爬来爬去的印记。
 
        从小山包往上爬上一条十多米高的斜道,便是一条从水库直通县城的红土公路,沿着公路往水库外大约要走两公里才到村子。八岁那年,我和村子里的两个小伙伴一起上了小学。每天早晨,我都是早早的起床,背着书包,握着还热乎乎的饭团,坐在门槛上,仰望星空,等着小伙伴们来喊我,然后一起去上学。要是晴天,我们就从陡坡直道一直冲到河边;要是碰上下雨,我们就要走蜿蜒盘旋的斜路,绕一个大圈子。过了桥,爬上第一个斜坡,我们却只能看一眼红砖房的小学,然后继续往山上爬。因为,在红砖房的小学里,只有三至六年级的学生读书。我们要沿着蜿蜒的山路一直往上攀爬一小时多,才能抵达山腰的学校。学校只有一间教室和一间柴房,柴房还是老师的办公室。教室背后有一快草坪,前面有一块水泥场地,有一个篮球架,对面有一间碾米房,旁边有一口土灶。后来我才知道,在河的另一边,在我家背靠着的大山的山腰,也有这样一所只有一、二年级的小学。
 
        我们只有一位老师,十多个学生,大的十三、四岁,小的六、七岁。教室里,前后各一块黑板。每天早晨,老师都要扛着锄头、背着背篓或扛着大水瓢来上课。他把农具放在教室门外,然后就给我们讲课。因为我眼睛近视,坐在第一排也看不见黑板,所以我被安置在了教室的中间一排。老师在黑板上给一年级的学生先讲课,讲完布置好课堂作业,接着就走到我旁边,用粉笔在我的课桌上一边写画一边讲。给我讲完之后,老师就走到教室的另一端,在另一块黑板上给二年级的学生讲课。讲完之后,老师也布置课堂作业。然后,老师就到地里干活去了。等到中午放学的时候,老师会准时回来,升起灶火,依次给学生热饭。吃过饭以后,我们就在场上打闹,直到下午上课。
 
        没有上课铃声,老师就敲铜盆,我们便乖乖地跑进教室。那年的冬天特别冷,我们就提着小火盆去上学,小书包里还要塞几个马铃薯做午餐。上早课的时候,我们把小伙盆放在桌子下面,把马铃薯放在火上面烤,一双小脚就脱了鞋子踩着马铃薯上面取暖。学校的教室是土墙,上面有一些小洞,风吹进来很冷,所以我们就用一些木石往里面塞着玩。结果,临近期末的时候,墙上的小洞已经成了大洞——大得可以把头伸出去。
 
        我只依稀记得,那一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几天都呆在家里没去上学。那天,我到外婆家去玩,要爬一公里多的山路。大雪飘飘洒洒,山上山下白茫茫一片,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坡,哪里有坑。我走着走着,忽然脚下一空,“唰”地一声,陷在了一个大坑里,只露着脖子上面。可是,我并没有大声呼救,而是用双手一点一点地把胸前的雪刨开,独自享受着乐趣。不知玩了多久,村子里的大人路过,才把我从雪坑里拉出来。
 
        周末,我掐着时间蹲守在公路边,只想买一只五分钱的冰棍。吃到冰棍的高兴劲,就和过年杀猪吃肉一般,心里美滋滋的。如果周末遇上雨天,那就没有什么滋味了。弟弟和我不一样,周末他就盼着妈妈去赶集,那样便可以跟着去县城吃一碗米线。虽然一天来回要走几十里路,也无怨言。
 
        春雨,洒在山路上,像泼了一层油,泥泞难行。没有雨伞,我们就披着塑料布,戴着草帽,抓着路边的石头、杂草或灌木枝攀爬而上。走着走着,脚下一滑,身体一扭,我便勾下身子,用手在路边胡乱抓。情急之下,一不留心就会抓到麻叶或刺条,又痛又痒。但是,用妈妈的话说,下雨天放学回家才是最受罪的。几公里的下山路,遇到陡坡,就抓着石头、杂草或灌木枝慢慢地往山下挪步,摔跤是家常便饭。头一两天还好,雨下三五天后,下山的路变得越来越宽,路旁已没了可以依附的物件。于是,我们只能扳一些叶子密的树枝,缓坡就当拐棍慢慢挪,陡坡就把枝叶垫在屁股下面,“嗖”地滑下,就像城市公园里的滑滑梯。有时也连滚带爬,“骨碌”一下就到了坡底。无论哪种情形,到家时都已成了泥猴。
 
        一个周末,天空晴朗,微风和面,正好赶上插秧,我和弟弟就帮忙护送秧苗。大人把绑好的秧苗挑到水渠边,然后一捆捆地丢到水渠里往外运输,我和弟弟就沿着水渠来回跑。忽然,身后传来了呼救声。回头望去,一个小孩掉到了水渠里,扑哧着朝我们漂来。他是河对面紧挨着红砖房小学的一户人家的孩子,只比弟弟小一点。我和弟弟各选好一个位置趴下,手伸到水渠里,准备把他捞上来。可是,水库里放出的水太急,他又挣扎的厉害,我和弟弟第一次尝试都没能抓住他。于是,我和弟弟赶紧爬起身往水流前面跑,在不远处找了一个狭窄的地方,弟弟爬下身子,我用力按住弟弟的脚后跟。弟弟的身子使劲往水渠里伸,双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漂下来的小孩的手。他家和我家隔河相望,也是单门独户。我和弟弟把他拉上岸,把他送回家里。他妈妈为了感谢我们兄弟的救命之恩,便给我们一人端上了一碗香喷喷的猪油拌饭。在微弱的阳光下面,我们吃得很开心。
 
        夏天里,教室后面的草坪长势更加旺盛,吸引着我们每一个小伙伴。于是,我们把墙上的洞刨的更大了,可以钻出钻进。老师敲铜盆上课,我们就跑进教室。等老师进了教室,我们就从洞里钻出去,在草坪上翻跟斗,老师不得不跑到后面喊我们。每次上课,我们都要反复几次,和老师玩捉迷藏的游戏。后来,不知道是谁,把老师上课时敲的破铜盆丢到了山沟里。无奈,老师只能拉着嗓子高喊:“上课了,上课了!”我们有时还装作听不见。夏天的雨也来得猛烈,雷电交加,风声鹤唳,山谷里灌满了洪水,隆隆作响,在大山中回荡。走在雨里,还时不时从身旁突然就窜出一股激流,稍快些或稍慢些,就会被冲倒。幸运的是,我们安然无恙。
 
        我的童年的另一半是在坝子里度过的。一年级的学习结束了,考试成绩语文、数学两科都只考了20多分,但仍得了班上的头名。暑假里,因为父亲工作调动,家搬到了坝子的中心小学校里。当晃晃悠悠的大卡车停在学校,我奋不顾身地跳下车,光着脚踩在篮球场上,心想:“地面这么光滑,以后就不用穿鞋子了。”那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篮球场便是我的游乐园。雨天,就在淋雨,夹杂着汗水;晴天,就蹬自行车玩,一圈又一圈,没完没了。
 
        假期很快就过去了,迎来了新学年。不过,父亲怕我在山上读的一年级基础不牢,所以就让我再从一年级读起。那年我九岁,弟弟七岁,我们一起上一年级。以后的日子,我便常常怀念在山上度过的最后一年的日子——那一年的雨和那些往事,甜蜜而幸福。

上一篇:追寻渐行渐远的记忆

下一篇:一个人的雨夜

您可能感兴趣的:

  • 1
  • 2
  • 3
  • 4

提供文章美文,经典日志文章,日记随笔,美文故事,诗歌散文在线阅读欣赏!

Copyright © 2013-2015.美文阅读网 www.meiwen520.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美文阅读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沪ICP备150144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