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一个人的世界

时间:2015-11-16        阅读:

        自我记事起,伯娘就一直老态龙钟,头上总有一顶帽子,不同的是中年时戴的是那个年代流行的绿色军帽,现如今她老了,军绿的帽子换成了不起眼的灰色老人帽,以前饱满的颧骨如今退了位,看上去仅剩下了一层似乎风大点就会吹走的上棕色皮囊,之前的所谓全村敬仰的伶牙俐齿在岁月的风霜中凋谢了,沉默寡言也许是她现在的代名词。
 
        近几年来,每年春节我都会回去陪陪父母过年,每年与母亲闲聊的话语中,总少不了伯娘的陈年往事。一些是对母亲的非议,一些是年经时对别人的中伤,一些是信了耶稣后的变化……总之,母亲是说也说不完的。但于我来讲,能记得的仅是每天晨出夜归的身影。以前伯娘家与我家共同住在老人留下的老宅里,在农村基本如此过日子,老人们在修房子时都要根据家中男丁的数量修个几出几进的,这样可以保证男孩长大后能有两间屋子结婚用,我们中国人基本都这样传承这一优秀的文化传统--有生之年多为子女赚一点。那时伯娘家就住在堂屋的另一头,所以我有幸得见一位勤劳的伯娘,以前农村没有电,每家过的都是日出而作,是落而休的日子,天才灰朦朦的,她却早早起来,草草的洗个冷水脸,瞬间消失在晨昏中,当我醒来时,她已经在喂猪了;晚上,别人家都吃完了饭,她才到家做饭吃,大伯整天都在跑他的拖拉机,绝大部分时间是在外面吆五喝六,没功夫管伯娘的事。
 
        现在她似乎更忙了, 孩子们都不是身边,大伯没开车了,但还是那个管吃不管做的老样子,因此家中除了吃酒这样的事之外,其它的伯娘一篮子收了。别人家任何大屋小事中你是不会见到伯娘的身影的,因为她还有好多地里的活没有做完,别人家任何大屋小事中你是不会见到伯娘的身影的,因为别人家里的那些事情伯娘都不会做,因此也就不会有人请她去了。在她的苦心经营中,她家现在可是有了新房子,遗憾的是她的新房子也快要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她家与我们分住已有三十多年,而她家的土地却依旧在我们老房子的西面,她的身影早晚都会从我家房前蜗行的。
 
        总听母亲提起:“你大伯娘这辈子除了她出生的地方,第二个家就是我们村子了。去得再远一点地方应该是离我们村三公里的集市--因为生活需要。一年下来她还是要去两、三次的。这两、三次主要是背东西去卖。卖完了又赶紧回家做她那些做不完的活,关于所得的钱财,自然不用说,她是会主动交给我大伯的。因为她不管家,也管不了家,别说是这个辛苦钱了,就是我们回家看望她的一点心意,她也会主动上交的。她说钱不知道怎么用。身上的衣物等都是孩子们买的,好在她没什么讲究。她说只是孩子送的就是好的,又不和谁比,有吃有穿就行了,现在这日子比过去好得多,出远门累得很,还不如在家干活,这样要好过得多。”在我看来,全天下在她的眼中也比不上我们的村子,因为只有那里有她的所爱,你给她全世界还真成了她的负担。
 
        是的,当我们在追名逐利的时候,我人想要全世界的时候,也许伯娘的世界才是一个平静的世界。

上一篇:阳光依旧,岁月依旧

下一篇:也许相爱,也许等待

您可能感兴趣的:

  • 1
  • 2
  • 3
  • 4

提供文章美文,经典日志文章,日记随笔,美文故事,诗歌散文在线阅读欣赏!

Copyright © 2013-2015.美文阅读网 www.meiwen520.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美文阅读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沪ICP备150144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