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我的高考情

时间:2015-09-07        阅读:

        最近看了电视剧“雪花那个飘”,也勾起了我的高考情结。我叫王小河,命运不佳,赶上文革,小学、初中、高中学段都是从那个时期渡过的,语文科大多学习毛泽东语录,数学那时叫“算术”很浅,最难学的要数计算圆面积了,还有农业基础知识、工业基础知识,大都是“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大那一套教材,即使到高中也没听说过达尔文的进化论,记得在我小学一年级时就会写“打到刘少奇”的“大字报”了,现在想起了真是可笑。就那样糊里糊涂渡过了我的少年时代。于75年高中毕业,实话说虽然是高中毕业只学习了一年的高中课程。其余都是“学朝农,迈大步”了。毕业后做了回乡知青,当时叫“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滚了一身泥巴,拉了一年架车,流了一年汗水。老支书魏生看我是高中生,有“真才实学”想让我去学校当民办教师。能当民办教师算是登上了天堂了,每天能挣到10个工分,每月还有7.5元的津贴,是民师中最高待遇了。那是上大学要靠村乡两级推荐,村里、乡里没有人是上不了大学的。可是上大学是我最大的愿望。
 
        记得是8月份学期开学,我接村支部通知到学校报道,校领导也通过了解,也认同我是“才高八斗”,很看重我。毫不怀疑地将小学五年级(当时是毕业年级)语文教学和班主任的重担给了我。我很高兴有了这份工作,努力工作深受学生欢迎,家长评价很好,校领导很满意,才一学期就让我改任了“5、7”高中(那是时兴村办高中)的高一、高二两个班的化学课教学。我有多少本钱啊,自己清楚,可那是没有更高水平的老师,“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领导信任,不教不行,“驾到轿子上就是新娘”,就那样就糊里糊涂,边学边卖地就教上了。那时我20岁,可教的学生也大都十六、七岁,虽然他们称呼我老师,实际上我就是他们的“哥哥”。我热爱我的课堂,喜爱我的学生,将这爱毫无保留的融入了我的教学中,深受学生们的喜爱。他们羡慕我的“知识和才华”,也深深喜爱我这位小老师,每到课堂他们就像久旱的禾苗充分吸吮着我的“雨露”。可惜我不是大学毕业,也没有多少营养啊!那时常想,我要是个大学毕业该多好啊!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渡过的一年多的教学生涯。1977年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的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恢复高考的喜讯传来。我是又高兴,又惆怅。高兴的是国家能恢复高考制度,能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国家有望,中华民族振兴有望。惆怅的是我深知文革十年浩劫,是我一生中黄金年华给白白浪费了,高中的课就没有学完,更不用说学的深透了,即使恢复高考,上大学与我无缘啊!
 
        校长徐中鼓励我抓住机遇,一定要参加高考,力争考上,学成后再回乡报效乡村父老。老师们也都个个给我鼓劲加油,“有志者事竟成”。我的学生们听说我要参加高考,也都格外高兴。好像参加高考不是我一个人而是全校师生的事。就这样我开始了高考复习之路。
 
        好心的老师劝我,去一所正规高中插班复读,可我舍不得的我的工作,舍不得我的学生们。还是选择了一边教书,一边复习,那时没有什么复习资料,有的就是几本文革时期的破教材。现在想来,我那时真傻。要是辞去当时民师,去正规高中复习几个月,或者跑一些复习资料,一定会考上更好的学校。可我心系学生,在我的教学岗位上,硬是坚守工作岗位到高考的前一天,没有耽误学生一节课。真可谓“我的高考我的爱,恩恩爱爱在课堂”。
 
        那时候 老师都是住校的,那怕是在一个村,不管男女教师都在学校住。下了晚自习。我就点起煤油灯,孤军奋战,直至深夜。记得一个刮着北方的晚上,天很冷,我依然在油灯下看着书,老张师傅提了一瓶开水送到了我的办公室让我暖身提神,老师傅没有过多的言语,有的就是那带着慈祥的目光。虽然他已去世多年,而那和蔼的眼神至今还经常在我的眼前浮现。
 
        有位叫陈颖的女孩子,是我高一年级的学生,个子很高,长着两只大眼睛,圆圆的脸,她是班干部来我办公室的机会较多。她对我说:“同学们听说我要考大学,都特高兴,都认为你行,一定能考上。”我说:“不行的,只想试试。摸摸路而已。”他告诉我:为了支持我考学,学生成立了一个“支持小组”,推荐她为组长,专门为我提供服务。以后除了上课,其他工作都有他们协助,目的就是给我腾出更多的时间去复习。我深受感动。也真是的,我的衣服脏了,就不知道是谁偷偷的给洗了,水瓶了没有水了,也不知是谁给灌满了,经常有苹果、梨等一些好吃的东西神奇地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老师加油!”“老师:我们支持你”等等之类的纸条也不断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每逢看到这些,我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同时也产生了一种无穷的力量。真是“一个高考人,牵动万人心”啊!
 
        1977年12月8、9两天,那是不同寻常的两天,是恢复高考考试的两天。在8号那天凌晨,天气很冷,天还没有亮,我们村五个考生每人借了一辆自行车,冒着冷冽的寒风骑行到了考点—杞县北关高中。一路奔波,脑海空空,什么也没有。预备铃声想过,我的心怦怦跳个不停,真倒霉座位位于考场的第一排一号,位于监考老师的眼皮下,也是老师好奇,那些讨厌的监考老师和那些主考大人不断看我的答题情况。弄得我浑身不自在,更是格外紧张,那些平时记在脑子里的知识好像是会飞一样,全都跑的一干二净了。只记得作文题是(1)我的心飞向了毛主席纪念堂(2)为抓纲治国初见成效而热烈欢呼。二选一。我的心啊就像沸腾锅里的皮球上下跳动,就那样我懵懵谔谔地考过了第一天。说实话我连这天怎么过来的都不知道。回家后像泄了气的皮球,第二天的考试真不想参加了。家里人不愿意,无论如何也要我坚持考完所有科目。
 
        那年河南省的考生数量超过了70万人,占全国700万考生的十分之一,参考人数达全国第一。当年河南省的招生计划只有7000人,录取比例达到1:100,加上当时考生是按26岁以上、25岁以下两个层次划分(他们之间的录取分数线也有差别),我是25岁以下录取线,“考上难,难于登晴天”。说是“百里挑一”,一点不假。我深知自己考得不好,毫无希望。高考后第二天我又回到了我喜爱的课堂上,回到了可爱地学生们的身边,只有用我更努力的工作,去回报支持、关心过我高考的,而使他们失望的乡村父老和我的师生们。
 
        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那些成绩优异的期盼着录取通知书,可我一直认为自己毫无希望,必定名落孙山。啥也不想就一心教学吧。春节过后,大约是三月份。奇迹出现了,我竟然神奇般地收到了开封师专(开封地区师范)的录取通知书。真是大晴天见到七彩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怀疑一定是学校填错了,把别人的名字误写成自己了。全家人就不要提多高兴了。消息很快传遍全村,传到学校,所到之处都会看到人们羡慕的目光和祝贺声、赞美声。父亲高兴,命我大哥买菜买酒,我二哥亲自下厨在学校大摆宴席宴请全校老师和部分学生代表(当然少不了陈颖),那天我由于激动也喝了不少酒。“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的词句不由得涌上心头。那情景充满了诗情画意。那酒是我喝过的最醇香的,世上最难得的美酒。
 
        记得在去学校报道的前一天,陈颖等部分学生代表来到我家,学生们筹钱给我买了日记本,脸盆,餐具等生活用品。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一个个热泪盈眶,那场景是我至今忘记不得。是啊!我虽然走完了高考路,但有叙不完的高考情。那情就像娟娟细流永远在我心里流趟。

上一篇:瘦西湖游记

下一篇:九月,不留余心不念余情

您可能感兴趣的:

  • 1
  • 2
  • 3
  • 4

提供文章美文,经典日志文章,日记随笔,美文故事,诗歌散文在线阅读欣赏!

Copyright © 2013-2015.美文阅读网 www.meiwen520.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美文阅读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沪ICP备15014499号-1